新闻热线:029-87031703    邮箱:nkw@nkb.com.cn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029-87031700
登录注册
 
  • 陕西
  • 山东
  • 河南
  • 河北
  • 山西
  • 甘肃
  • 四川
  • 青海
  • 宁夏
  • 新疆
小小救助站温暖农妇心
2015-08-21 16:17作者: 

  我叫崔银兰,是江苏省东台市安丰镇农民,今年49岁。本来,我家也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丈夫是瓦匠,每年有四五万元的收入,儿子上高中,成绩还挺好,家里9亩多地由我料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哪知道,2013年年初的一场意外把这一切全都毁了。记得那天天气很冷,外面又下起了蒙蒙雨,买完黄瓜种子的我使劲蹬着自行车往回赶。就在爬坡上桥的一瞬间,迎面飞奔的电动三轮车从我身边掠过。只听见哐当一声,我连人带车被刮擦跌到了河边上。当时,我头昏目眩,只感到锥心的疼痛。

  很快,三轮车司机吴某在周围群众的帮助下,把我送到了医院急诊室,并很快做了脾脏切除手术。躺在病床上的我想到自己今后干不了重体力活,丈夫还得放下工作专门照应我,家里没了经济来源,我又急又怕。更令我愤怒和无奈的是,吴某垫付了6000元医药费后,就再也不管不问了。

  出院后,因多次交涉不成,我便想起诉吴某索要赔偿。可我们从没跟法院打过交道,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当时家里收入锐减,也不敢请律师。于是,我和丈夫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安丰法庭,想先咨询一下。

  2013年11月13日一早,走在路上,呼呼的西北风让人很是压抑。但到法庭后,小周法官的热情接待很快消释了我们心中的疑虑。他讲解了相关法律法规,还分析说,像我这样器官切除的,经双方认可,可直接认定伤残等级。

  到了诉讼阶段,问题又来了。吴某说我是主要责任方,并表示他家经济也困难,我当时真是欲哭无泪。承办这个案件的是位叫何娟的女法官。她多次安慰我放宽心,要相信法律。之后,她通知双方一起到现场查看,调查相关证人,确认了吴某应负主要责任,并且通过咨询法医、分析利害,让吴某心服口服地承认了我构成8级伤残。

  但吴某家境不好也是事实。打赢官司拿不到钱,这才是我最担心的。真是多亏了何法官,她又苦口婆心地做吴某工作,先让他凑齐了30000元的赔偿,然后又与我达成分期履行的调解协议。

  本以为这事儿已经顺利结束了。没想到,在达成协议后的一星期,何法官亲自打电话给我,说镇里有一个绣花厂招工,活不重,问我是否愿意报个名。很快,我就在厂子里安顿下来。

  如今,何法官还会定期查点吴某的履行情况。而当我有啥难题咨询她时,她都会耐心解答,还亲切地称我为“大姐”,我真的特舒心,特有面子,也特别感谢他们!            

  口述 崔银兰  整理 杨彬 黎明 陈华


原标题:小小救助站温暖农妇心
扫一扫
《农业科技报》
微信公众平台
《农业科技报》
官方微博
《现代果业》
微信公众平台
《种业世界》
微信公众平台
陕ICP备13005735号-1  农业科技报社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9-87031703  www.nkb.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