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农村产业如何旺起来?

发布于:2018-01-16 14:35   作者:乔金亮   来源:经济日报

河北平泉市希才应用菌研究协会灵芝生产基地的工人在采收灵芝孢子粉。当地积极加大食用菌新品种、新技术的引进、培育、示范和推广力度,促进了菌业增效,菌农增收。 

江西赣州市龙南县正桂美丽乡村客家文化旅游受到游客欢迎。

开栏的话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提出了“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和“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乡村振兴如何实现?如何认识乡村振兴战略的20字总要求?本版特推出“五问乡村振兴战略”栏目,逐一进行剖析。

一元复始话农桑。当日历翻至2018年元月时,山东的小麦正分蘖越冬,重庆的油菜已现蕾抽薹,东北的黑土地仍一片静谧,海南的瓜菜却已五色斑斓。斗转星移,第一产业的发展步伐从未停歇。

在乡村振兴战略的20字总要求中,产业兴旺居第一位。不过,业内对我国农业产业的现状却如此描述:产业大而不强,农产品多而不优,一二三产融合不深;农业生产基础依然薄弱,现代设施装备应用不足,科技支撑能力仍然不强;农业经营规模偏小、主体素质偏低,千家万户的小生产难以适应千变万化的大市场。

如何实现产业兴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陈锡文说,农业强起来需要体系支撑。要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构建现代农业的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他认为,三大体系彼此联结、相生相伴,共同构成现代农业的体系支撑。

产业体系拓展   接二连三

做强一产、做优二产、做活三产,推动农业由平面扩张向立体拓展,形成资源有效利用、功能充分发挥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

这两天,山东省诸城市发展改革局副局长丁瑞英很是兴奋。让她高兴的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部等七部门公布了首批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创建名单,诸城市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名列其中。“过去我们主要关注生产发展,现在要关注产业发展及产业融合,这为农业产业体系构建提出了新要求。文件提出,要完善示范园用地保障机制,加强产业融合公共服务供给。可以说,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是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的重要途径。”

产业体系拓展的压力来自农业效益倒逼。近年来,受国际大宗农产品价格下行影响,国内农产品价格持续走低;同时,农机作业费用、生产资料价格上涨,人工费用、土地租金上升。很多农民感受到,成本“地板”和价格“天花板”的双向挤压越来越重,大路货不好销了,通过产业体系拓展来提高农业效益的需求十分迫切。

目前,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有良好开局。供过于求的籽粒玉米累计调减5000万亩,南方水网地区的生猪养殖减少、持续向北转移,畜禽养殖规模化率提高到56%,主要农产品加工转化率超过65%。尽管如此,专家们认为,调整离“调好调优”还有很大差距,市场供需不匹配、产业链条不长、区域布局不合理等问题依然突出。

宁夏是枸杞之乡。“如果仅停留在从枸杞到枸杞的低层次产业形态上,那么枸杞就只是宁夏特产;只有将其吃干榨净,向精深加工要附加值,向产业延伸要效益,才能有大发展。”宁夏农林科学院枸杞育种专家曹有龙深有感触,“我们将宁夏枸杞保健功能作为重点,检测分析它的理化指标,以此推动枸杞育种和深加工”。目前,宁夏以枸杞干果、果汁、籽油、芽茶等产品为主的各类加工、销售企业达200余家,其中规模加工流通企业超过60家。

保供给、保生态、保收入,农业的功能在转变。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局长宗锦耀说,要顺应农业功能转变要求,夯实现代农业的产业体系。产业体系聚焦农村各产业的产业布局和总体架构,主要涉及“生产哪些产品”和“承载哪些功能”。当前要农牧渔结合、种养加循环,一二三产融合,做强一产、做优二产、做活三产,推动农业由平面扩张向立体拓展,形成资源有效利用、功能充分发挥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

生产体系调优  双新双创

构建现代农业生产体系,就是要用现代物质装备武装农业,用现代科技服务农业,用现代生产方式改造农业,改变农业“靠天吃饭”的局面

初次走进黑龙江农垦的人们,往往都会叹服于它的大:田成方,路成网,林成行,沟渠相连,万亩耕地上大农机纵横穿梭。在大农机的背后还有精准农业的身影。收获时节,站在七星农场精准农业中心的大楼远望,稻田中用彩色水稻种出的“中华大粮仓”几个字很抢眼,这是由电脑设计后精准播种而成。而在鹤山农场农机管理中心调度室的大屏上,显示着所有农机的实时状态,被监控地点反馈的数据清晰可见。

把牧场建在饲料场里,把加工厂建在牧场里,用来保障牛奶的鲜活做法,被业内称为“零距离一体化”模式。在现代牧业公司蚌埠牧场,成群的奶牛在自动化挤奶转盘上挤奶,原奶通过管道运送到另一侧,直接杀菌消毒,2小时内就会被灌装。国家奶牛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说,牛奶加工的黄金时间就是原奶被挤出的2个小时内,微生物基本不会繁殖,活性物质也保留得非常好。这是可以对抗远渡重洋而来的洋牛奶的核心竞争力。

上述两个场景显示出种植业和畜牧业的生产体系在急速变化。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说,当前农业全要素生产率依然不高,我国农业劳动力约占总劳动力的27%,农业总产值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却已降到9%以下,27%的人口创造9%的产值,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生产体系聚焦于产品及生产能力,主要涉及“生产条件如何”,是产业兴旺的物质基础。构建现代农业生产体系,就是要用现代装备武装农业,用现代科技服务农业,用现代生产方式改造农业,改变农业“靠天吃饭”的局面。

农业物联网、大数据、农村电商……在不少乡村,“互联网+”农业的神奇之笔配以农村创业创新的飘香之墨,不仅拉回了本村的年轻人,还吸引着外地农民来发展。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全面激活市场、激活要素、激活主体,书写着改造农村的全新篇章。诸多新业态、新模式渗透到农村全产业链,让人们看到更精彩更智慧的农业演绎。

经营体系放活  小农转型

经营体系聚焦主体及其经营方式,事关“谁来生产”和“怎么组织生产”,是产业兴旺的组织支撑

长期以来,农业效益低被认为与经营分散密切相关。一是规模小。我国2亿多农业经营户,户均耕地七八亩,农机使用不经济,规模效益不高。二是经营主体能力不强。新型经营主体缺乏管理营销人才,小农户会产不会卖,有产量没效益。如何实现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自2016年起,国家着力推动土地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构建起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经营体系聚焦于主体及其经营方式,事关“谁来生产”和“怎么组织生产”,是产业兴旺的组织支撑。

小农经济的农业经营方式在发生变化,家家种地、户户养猪正成为历史,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大量涌现。截至目前,全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总量超过300万个,新型职业农民总数超过1400万人。其中,家庭农场达到87.7万家,种植业家庭农场平均经营规模170亩左右,逐渐成为我国农业生产的新生力量。

不久前,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李潮岗村65岁的李兰田拿到了土地分红。他的分红源自滨城区推广“433大田托管”模式。托管村将土地集中连片后,以户为单位,交由供销社进行托管种植玉米和小麦。供销社负责耕种管收一条龙服务。每季农作物收获后,除了给农户保底产量1000斤粮食外,增收部分按农户、集体、供销社三方进行4∶3∶3的分红。李潮岗村有耕地880亩,2017年5月份,村里与供销社签订托管合同,200亩农田实行了保姆式托管。目前,滨城区建成为农服务中心4处,全区托管1.5万亩,实现3000余户农民增收。

“要特别把握好农民共享问题。”农业部经管司司长张红宇说,工商资本下乡、新型主体务农,不能代替和排挤老乡,要带动老乡一块干,尤其是发展加工业、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一定不能搞成工商资本下乡圈地占有资源、老板坐地收钱,“农家乐不能光让老板乐”,关键还得让农民乐。要完善利益联结机制,通过采用合作社、入股等方式,包括政府补贴量化折股到户,让广大农民共享农业发展成果。

实习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