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暖年

发布于:2018-04-17 10:59

五庄在床上已经睡了整整两天,到第三天的时候,他连睡觉的力气都没有了。五庄从床上下来,刚要站直,不料眼前一黑,差点没站住。过了一会儿,他的眼前才明亮起来。 

厨房里就剩几根面条了。这面条是他刚出狱时镇政府送来的,还有一桶油和五十斤大米。如今,大米吃完了,面条也只剩这最后的几根,油虽然还剩下不少,但不能填饱肚子。 

五庄一边煮面,一边合计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人,只要有口气在,就得想法活下去。再说,还有四天就要过年了,多多少少得搞点年货,不然这年还怎么过?冰天雪地的,到处都上不了工,再说,就算有工可做,一个坐过牢的人,人家会要吗?那就再干一次吧,最后一次! 

面条下了肚,整个人好受多了。要干就得先踩点,这次他不想走远了,决定就在村子里下手。三天没出门,雪已经把门给堵住了,五庄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门推开,社长裹着厚厚的棉衣迎着风雪正朝这边走来。 

“你要去哪儿?”社长见他推门出来便问道。“出去转转。”五庄面无表情。“幸亏我过来得及时,不然就错过了。要过年了,家里做了豆腐,想到你一个人,就给你送了几块过来。”社长笑着说。 

本来五庄是要去社长家踩点的,这下他改变主意了,那就去莫大爷家吧。他刚要进莫大爷家的门,便听见莫大爷的声音:“都三天没见五庄出门了,一会儿我过去看看,你中午多做几个菜,我把他叫来一起吃顿饭,那孩子孤苦伶仃一个人,怪可怜的。”“行,待会儿去把他叫过来吧,小时候多乖的一个孩子,咋就走上斜路了呢!”莫大婶说。 

莫大爷家也不能偷了。五庄折回身来,正要离去,却被莫大爷发现了:“五庄,我正和你婶说去叫你,快进来,外面冷。” 

五庄在莫大爷家喝了点酒,有些晕乎,他决定先回家躺躺再说。刚走到自家院坝边上,他看见了丁狗大哥提着一块腊肉站在他家门口:“你去哪儿啦?我等你老半天啦,你这才回来。”“去莫大爷家吃饭了,找我有事吗?”“马上过年了,你嫂子让我给你送块肉来,今年猪杀得小,肉不多,别嫌弃。”五庄想请丁狗哥进去坐坐,可里面乱得跟狗窝似的,终究还是没有张开嘴。 

晚上,五庄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想,无论如何都只干最后一次了,开年了一定找份正经工作干干。 

第二天,雪停了,村子上空“噼噼啪啪”的响着鞭炮声,有些人家已经开始吃团年饭了。五庄锁上门,径直往村口的小商店走去,这是他最后定下的目标。刚到半路,村主任把他拦住了,给他送来了镇政府发的过年货,他还自掏腰给五庄包了五百块钱的红包。 

最终,五庄没有去小商店。大年三十那天上午,莫大爷去喊五庄团年,却见五庄家院坝的雪地里写了一排大大的字:谢谢你们救我!再一抬头,却见五庄家的门上牢牢拴着一把大铁锁。(刘椿山)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