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植保无人机飞手的小目标

发布于:2018-05-17 10:10   作者:齐卉   来源:陕西日报

贺建亭在西安市灞桥区狄寨街道给樱桃施药。

本报记者 齐卉 文/图

“稍等我一下,马上就好。”5月11日晚,记者见到植保无人机飞手贺建亭的时候,他刚刚结束了一百多亩地的防虫作业,正在埋头吃晚饭。一碗凉皮、一个肉夹馍,饭很简单,但他吃得很急。这是记者见到贺建亭的第一印象,他穿着发旧的蓝色条纹T恤,一双黑色手工布鞋沾满了尘土。一天作业下来,富有精气神的脸晒得黑红。 

这些天,贺建亭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到地里打药,忙到天黑,他才把无人机擦得干干净净,干完收工。植保一直是农业生产环节中的辛苦活:不仅日晒雨淋,还有农药中毒的风险。农业植保无人机的出现,让农业植保进入了新时代。 

“操作无人机,是个技术活,飞手们大多都是农村的年轻小伙,像我这个年纪的,还基本没有。”今年46岁的贺建亭早年一直从事铺轨架桥的工作,一年前,偶然接触到植保无人机后,他决定做一名植保无人机飞手。 

“操作无人机全靠人的大脑和手,刚开始以为很简单,后来才发现其实不容易。第一课在电脑上模拟,飞机一飞起来就摔,头三天模拟飞行坚持不了一分钟,教练都有些泄气。我不服气,一整天连厕所都不上也要练习好。”通过刻苦练习,出师后的贺建亭花了8万元购买了一架载药量20公斤的植保无人机,正式开始了飞手生活。 

“这个行业是个新兴产业,非常辛苦。”贺建亭告诉记者,大热天在田地边,得捂得严严实实,怕晒也怕药,流下来的汗不敢擦。双手拿着遥控器,来个电话都接不上。打药的时候人必须始终对着无人机的机尾,思想高度集中地作业。每一个架次无人机落下来,换电池、换药、检查无人机,步骤一个也不能少。蚊子多的时候,被叮着咬,也没办法,一刻也不敢松开遥控器。 

让他记忆犹新的是,一次作业的时候,一个粗刺从鞋帮子边扎进脚的侧面,疼痛难忍,他却不敢看一下。十一二分钟飞防不敢有任何懈怠,等作业一完拔出刺,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专注、细心、敬业的贺建亭赢得了良好的口碑,找他植保的人越来越多。 

“以前,配农药都是估摸。贺建亭来的时候,他拿着针管,带着白手套配药,一看就是专业,是真把式!他‘飞’过的地方,效果就是不一样!”在灞桥区狄寨塬,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今年受寒潮影响樱桃受冻,他们请来贺建亭用无人机为樱桃施营养药,缓解受冻的情况。他们第一次看见,打农药跟在实验室做实验一样。“农药是一桶25公斤的大包装,一亩地需要10毫升的航化助剂,无人机一个架次加50毫升。那一天打了80亩樱桃,来回配比16次。”贺建亭告诉记者,药不能乱配,配少了,打不出来效果,配多了,会给植物带来药害,抑制生长或者畸形。“授农以便,不畏辛劳!配比一定要标准,为农民着想,以后才能长期合作。”贺建亭说。 

去年一年,贺建亭带着他的无人机东奔西走,忙得不停。小麦、油菜、土豆、玉米、西瓜、苹果……算下来,他一人飞防了两万多亩面积。 

“去年收入20多万元。今年3月份,我又买了一架无人机,还招了4个飞手,现在是一个小团队。我有个小目标,明年再上两架无人机,把事业干大!”贺建亭说,目前国内无人机植保市场需求巨大,远远得不到满足。目前,他的团队也在努力向更多农户尤其是种植大户推广无人机植保。

 

实习编辑:于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