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京郊悄然出现“以工换工”合作社

发布于:2018-06-13 17:39   作者:彭小菲 李泽伟

一边是合作社给农民喷农药,一边是农民到合作社做义工。两者之间的交换媒介并不是国家作为担保的货币,而是乡土社会熟人彼此认可的“工分”。在北京房山区南河村,出现了一种新型互助形式——“以工换工”合作社,让可支配收入较低的农民,通过交换“活劳动”的方式,接纳规模化生产和绿色喷药等新的农业技术。

一个特殊账本记着打药需要归还的“工分”

“这就相当于过去生产队记工一样,我会把每个人接受服务和偿还工时的次数、时间在本上记录下来,年底再统一清算一次。”房山区南河村村民、南河菜缘生态农业专防队队长丁新民家的抽屉里放着一个“特殊”的账本,上面根据不同的人名划分,从接受服务到偿还工时,按照日期、时长、种类进行分门别类的记录。翻一翻这个小账本就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村里参与“以工换工”的农户的用工和还工情况。

上面提到的“以工换工”,指的就是专防队为农户提供专业的病虫害防控,不收取任何费用,到了后期,专防队需要人工进行栽苗、吊秧、疏果、拉秧、整地等农事时,再由接受过服务的农户用劳作时间换回。

“原先种植户喷一次药要花两三个小时,而专防队借助高效设备喷一次只需要10分钟。这样一来节省时间不说,在减少农药用量方面也有很大的提升,而接受服务的种植户只需要为此偿还一个小时的工时。”丁新民解释说。

有偿服务农户不买账“以工换工”救活一棚菜

2016年,丁新民在南河村牵头成立了合作社,后来建立起蔬菜病虫专业化防治服务队——南河菜缘生态农业专防队,希望通过专防队掌握的新技术帮助种植户减少用药、提高效率,更重要的是统一技术标准。

丁新民说,当初在推广新技术时,他也曾尝试开展有偿服务,由于涉及人工、交通等成本,打算喷一次药收取10块钱,“农户都是忙活一年等菜卖出去了才能见到钱,所以前期的投入肯定是能不花钱就不花,多出点力干活儿他们反而更愿意。”于是,丁新民一开始是帮着农户免费喷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他萌生出“以工换工”的想法。“我知道农户都不愿意花钱,所以就免费帮他们喷药,一来二去农户也感觉不好意思,就会主动上我家来帮忙干活儿,也算是还人情儿吧,后来我就想到了不如用劳动换劳动。”

丁新民解释,“以工换工”之所以能在村里推行,因为每个农户种植的作物不同,各家栽苗、喷药、摘果的时间也就不同。因此,利用农户闲暇时间,相互帮助,是十分可行的。“比如,今天我给张三提供服务,明天张三可以还工给我,也可以还工给李四,总之年底算总账,没有还清的就转到下一年。”

南河村农户吕伍军大姐,正是第一批加入“以工换工”的农户。

她说:“我们种地一年忙活下来收入也就1万多块钱,能自己出力解决的事,谁也不愿意掏钱请别人干,所以这种‘以工换工’的方式很适合我们。”上个月她刚通过帮助别的农户吊秧偿还了部分工时。

丁新民坦言,刚开始在村里推广新技术时也遇到了不少阻力,让习惯了传统种植方式的农户一下子接受新技术比较困难。“别人打药都要两三个小时,你们10分钟就搞定了,能管用吗?刚开始农户总是提出这样的质疑。”直到经历了一件事,农户们才改变了想法。

“2017年初,村里两个农户家改造大棚,两个棚的西红柿因为捂了两天都染上了病。后来专防队用新技术高效常温烟雾施药机为其中一个棚喷了药,很快病情就遏制住了,而且一周之后整棚的西红柿都好转起来,不仅没有坏掉,最后还顺利销售出去。而另一个使用传统手压式喷药机的大棚,病情加速蔓延,最终整棚西红柿‘全军覆没’。”那次之后,越来越的农户开始从心里接受专防队,接受新技术。

如何保证契约的实行?熟人社会的口头规则

“以工换工”作为一种规则,如何保障实行?如果农户接受了服务并没有付出劳动来换,如何解决?丁新民介绍,他们之间的规则更多是一种民间的口头协议性质,并没有多么严格和细致的条条框框。

目前,村里加入“以工换工”的种植户就有20多户,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而能够加入的标准就是熟人社会里的口碑,“因为村里都是相互认识的老街坊,必须是诚信的人才能加入进来一起共事。给你服务过了,就记下来,你用劳动换回来,要是没有正当理由,就是不付出劳动,那下一年就不带你玩儿了。”

对诚信的要求不仅仅体现在换工方面,还包括在种植过程中。“比如,施肥过程中,要求绝对不能乱用化肥,要保证作物使用有机肥。总之,一旦发现谁私下乱用药或者不守规矩,我们就不让他再参与了。”丁新民说,参与“以工换工”的农户从种植到销售的全过程,都是捆绑在一起的,所以可以做到相互监督。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