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秸秆利用,下气力培育产业链

发布于:2018-07-11 16:46   作者:常 钦   来源:人民日报

博览会主角竟然是秸秆,没想到还能七十二变,看得人眼花缭乱。6月15日,在安徽合肥滨湖国际会展中心,安徽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博览会在这里举行。安徽省农业委员会副主任陈卫东说:“国内外秸秆和畜禽废弃物综合利用的新技术、新模式、新设备、新工艺,涵盖了秸秆利用、秸秆收储运、秸秆文化工艺等全链条。”

多样化利用,秸秆“能小能大”

秸秆不仅能做成冰箱里的保温泡沫、房上的屋瓦、工艺包装袋等,就连盘子、杯子等日常生活经常用到的餐具也能做。“稻壳、稻草、麦秆、玉米秸秆等都能做成餐具,正常使用三四年不会出现损坏。”安徽省长丰县绿之态新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秸秆制成的日用器具安全环保、抗菌抑菌不发霉,广销欧美市场。

“农作物光合作用的产物一半在籽实,一半在秸秆,秸秆资源化利用就是找回农业的另一半。”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能源生态处处长陈彦宾说。目前,全国秸秆每年产量9亿多吨,综合利用率超82%,秸秆利用方式多种多样,基本形成了肥料化利用为主,饲料化、燃料化稳步推进,基料化、原料化为辅的综合利用格局。

除了做小物件,秸秆还能发挥大作用。在安徽阜阳市宏桥建材有限公司的展位前,摆放着数张课桌椅,其板材由秸秆压制而成。“零甲醛,健康安全是我们的特色。”公司负责人张中成介绍,每3吨秸秆原料能合成1立方米的板材。“以草代木,不仅避免了秸秆焚烧的环境污染问题,而且减少了木材的使用量。”

一支直径达1.2米的巨大灵芝颇为显眼,一打听才知道,这株大灵芝竟是用秸秆“种”出来的。安徽天都灵芝制品公司负责人丁伦保介绍:“这是全国最大的灵芝,第一次展出,价值上百万元,它就是用秸秆做基料栽培出来的。”丁伦保还带来了竹荪、猴头菇、虫草等高档食用菌。“秸秆作基料栽培的菌菇,深受消费者欢迎,带动了当地贫困户增收。”

数据显示,安徽是农业大省和粮食生产大省,农作物秸秆资源丰富,年可收集量达4800万吨左右。2017年,全省秸秆综合利用率87.3%,产业化利用量占利用总量的27.59%。陈卫东介绍,今年共有8大展区,492家企业参展,参展产品1000多种,96个项目集中签约,签约总金额275亿元。

秸秆产业链,为生态农业注入新活力

收割机在前面收割小麦,秸秆捡拾打捆机在后面将麦秸捆扎成捆。河南省宁陵县华堡镇胡庄村,秸秆捡拾打捆机穿梭在田间,成捆的麦秸从机器后部“吐”出来。豫东牧业开发有限公司是当地养殖企业,每年冬季都因牛羊饲养草料不足而发愁。一年前购置了一台自动打捆机,每小时作业6—10亩,每亩能捡拾麦秸500公斤,还可加工成牛羊等牲畜饲养草料。

截至6月19日,全国大规模小麦跨区机收基本结束,机收比例达95.5%,创历史新高。今年联合收割机普遍配备了秸秆切碎抛撒装置,各地推行小麦联合收获—麦秸抛撒覆盖还田—夏玉米免耕播种等绿色作业模式,河南、安徽、山东等地秸秆离田还田率超过90%。

“秸秆离田利用必须得规模化,建立完善的收储运体系。”农业农村部可再生能源新材料与装备重点实验室主任张全国认为,现在各地的秸秆产业链已经有序运转起来。秸秆产业是新兴产业,鼓励和引导秸秆产业的发展,要树立大农产品观念,把农作物秸秆当作农产品一样看待,在收储运、循环利用以及市场服务等产业链环节上下功夫,把秸秆产业做大做强。

江苏省睢宁县是农业大县,年产9.3亿公斤粮食,同时也产生90余万吨农作物秸秆。2017年,全县秸秆综合利用率达95%,全县收储利用企业30余家,从事秸秆收储利用社会化服务组织40余家,年收储利用秸秆万吨以上的10家。秸秆收储直接增加农民收入1280万元,带动农村低收入1300户,户均增收800元。

在睢宁官山镇秸秆收储中心,官山镇政府将全镇小麦秸秆集中存储、统一看管,根据市场行情及企业需要出售给企业。通过该项目运作,不仅可以彻底解决秸秆露天焚烧和乱抛乱放的隐患,全镇24个村年可增加集体经济收入25万元,低收入农户通过融资利息差每年每户可增加收入1500元。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秸秆综合利用仍处于初级阶段,产业化程度低,技术基础相对薄弱。”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副司长李波说,在推进秸秆综合利用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加强科技创新,不断扩大技术应用范围,为生态农业注入新活力。

自2015年夏收以来,在环保部、省环保厅卫星遥控监测和省、市巡查组现场检查与监测通报中,江苏省射阳县均为秸秆“零火点”县份。县委书记戴荣江介绍,除了秸秆还田,还通过编织工艺品出口、生物发电等多种途径,把秸秆变成了农产品的一半。

射阳县稻麦轮种面积100多万亩,每年产生秸秆100多万吨。对于棉花、玉米等高秆作物,县里招商引资,上马秸秆发电项目。年发电上网量3.2亿千瓦时,消耗生物秸秆26.4万吨,节约煤炭5万吨,年产值2亿元。射阳沿海滩涂年产百万担芦苇、蒲草,过去都白白烂掉,近几年建起了芦苇草编专业合作社,组织农民用秸秆手工编织加工窗帘草编织品等系列家装饰物,辐射周边10多个乡镇,户均增收四五千元。

是宝也有烦恼,用好秸秆是考验

我国农作物秸秆总产量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河南省土壤学会常务理事叶优良说:“秸秆用途广泛,用好秸秆意义重大。”

秸秆综合利用是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重要举措。目前我国每年饲用秸秆约1.5亿吨,按营养价值折算,相当于4000万吨饲料粮,缓解了饲料粮供给和土地资源压力,有利于解决人畜争粮问题。此外,秸秆中富含有机质、氮磷钾和微量元素,主要农区秸秆连续还田5年后,可使土壤有机质平均提升约0.25个百分点。

秸秆综合利用是促进农民增收就业的重要途径。“秸秆利用上联种植业,下联养殖业,辐射带动农产品加工业。”陈彦宾说,秸秆既是原料也是燃料,既关乎生产,又关乎生活和生态,是农民增收就业的重要途径。同时,通过规模化、产业化发展,还可以形成高效产业,培育农村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据统计,目前秸秆沼气年产值60多亿元,消耗秸秆近1000万吨,相当于替代500万吨标煤,减排二氧化碳1250万吨。

秸秆既有很大的潜力,也有不少的烦恼,用好秸秆是一个长期考验。

秸秆利用还田成本高。根据农业农村部对一些省份的调查,黄淮海地区小麦—玉米轮作区还田成本增加76—88元/亩;长江中下游稻麦轮作区增加近60元/亩;华南双季稻区每亩增加成本也在50元左右;离田费用大。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调查测算,秸秆离田成本每亩为60—120元,大致相当于单季作物纯收入的15%—30%,在没有专项补贴的情况下,农民难以承受。

秸秆焚烧对大气质量的影响大。叶优良说,每年的小麦、玉米收获季节,由于短时期内大量的秸秆无法处理,农户往往会就地焚烧,这节省了劳力,但焚烧的烟雾会影响环境和交通,影响土壤水分。此外,随着农作物产量的提高,每年秸秆的量也在增加,秸秆还田量过大、土壤水分不足、耕作措施不当,会影响作物出苗和生长,导致病虫害增加、土壤碳氮比失调。

张全国介绍,目前秸秆收储运服务体系尚处于起步阶段,“有秆难收、有收难储、有储难运”的现象大量存在。此外,现行秸秆利用政策多是针对某一环节设立的,缺乏对全产业链的系统性支持,亟须在秸秆还田补贴、收储运、加工利用等方面形成系统配套的政策体系。目前已出台的一些用地、用电、财税政策,在各地落实还有困难,影响了社会资本投资秸秆利用。

李波表示,农业农村部将针对我国秸秆资源禀赋,以着力提升秸秆农用水平、收储运专业化水平、秸秆利用标准化水平和产业化水平为导向,开展任务攻关。组织成立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技术对接专家组,打造科研转化平台,从科学研究、试验示范到推广应用,形成具备技术先进性、经济可行性和推广可操作性的可复制模式,推动秸秆综合利用。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