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乡村客栈如何推开“三重门”

——来自云南乡村旅游一线的观察

发布于:2018-07-12 09:48

  今年5月底,洱海保护“三线划定”方案公布。根据方案,湖岸“蓝线”以外15米内,实施生态搬迁,建筑物基本拆除;“蓝线”以外100米内,禁止新建民用建筑和拆旧建新。这意味着,曾经被热捧的洱海海景房将淡出,洱海周边约300多家一线客栈面临关闭。这一结果引人深思:乡村旅游如何有序发展?除了不踩生态红线,还有哪些要权衡? 

采访中记者感受到,项目落户乡村,须考虑生态、社会和文化三个评估维度,乡村客栈只有推开有序、融合和创新“三重门”,才能避免水土不服带来的副作用。 

“有序之门”—— 大干快上难免吃“后悔药” 

从北京来大理开客栈的刘女士吃了盲目发展的亏。刘女士来大理10年,一直在古城人民路附近开客栈,苦心经营之下,客栈小有名气,房客回头率也高。眼看着别人朝海边发展,她也在湾桥镇投资建设了一个海景客栈。可洱海保护的禁令,让她开新客栈的计划打了水漂。 

五六年前,随着环洱海公路贯通,洱海周边客栈餐饮业迎来井喷式发展。以双廊镇为代表,一度与世无争的渔村,成了日新月异的“大工地”,因为双廊发展空间有限,“握手楼”“亲嘴楼”几乎随处可见。客栈民宿业蓬勃发展,在大理呈梯次蔓延,与双廊隔洱海相望的喜洲镇桃源村,客栈数量过去四五年翻了近10倍。 

大理在成为国内民宿界标杆的同时,环境隐患也随之埋下。由于制度规定和管理的相对滞后,大理洱海边乡村旅游发展基本是粗放式的。 

耐人寻味的是,大理碰到的环保问题在乡村旅游中相当普遍。随着全域旅游推进,一些曾经“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古镇、景区迅速“蹿红”,游客数量开始爆发式增长,客栈餐饮业一哄而上,而基础设施投入、行政管理等支撑条件往往滞后,导致先发展后规范。一旦环保等红线被突破,返回头来治理规范,代价沉重。这种挑战,在剑川县沙溪古镇、普者黑景区等乡村旅游“后起之秀”中,都不同程度存在。 

除了扎堆无序发展带来政府管制之痛,客栈行业自身竞争也已白热化,钱其实并不好赚。在腾冲市和顺镇开客栈的杨清清坦陈,这几年周边客栈平均入住率逐年下降。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云南民宿客栈数量超过5000家,居全国首位。但半年前,数字是8000家左右。这意味着半年时间里,两三千家客栈民宿被淘汰。 

“喜林苑”经营者、美国人林登认为,乡村旅游尤其是客栈民宿火了几年后,到了该静静的时候了:地方政府是事先规划打好基础,还是为猛增的客流沾沾自喜?行业投资者除了想着赚热钱,要考虑项目合规性和长远盈利点,心态得冷静下来。“这也未尝不是好事”,林登认为,尤其是在乡村振兴大幕开启之时,头脑清醒以后能少些“翻烧饼”。 

“融合之门”—— 贸然下乡小心“水土不服” 

在行业整体发展不尽理想的背景下,扎根云南香格里拉的松赞集团发展势头让人艳羡。除了在迪庆运营5家山居酒店,松赞正在大兴土木,布点“滇藏旅游线”,以至于有人担心是否步子太快了。集团负责人白马多吉解释:“松赞扎根藏区经历18年的成长摸索,到厚积薄发的时候了。” 

为向客人展现最为本真壮美的香格里拉风情,松赞集团的山居酒店都选址在偏远山乡。这让松赞集团的本土化运营成为必然,虽然价格差不多,但松赞和五星级酒店很不一样。松赞的本土化用工都在九成以上,“松赞人”就是当地农民。在茶马古道重镇奔子栏背后,松赞奔子栏酒店就藏在山坳里的百任村。 

客栈和乡土的融合,还体现在善用本土旅游资源上。乡村的风土人情、历史遗存、土产美食等,都能为客栈所用。喜洲镇桃源村的王柏是本地人,经营着一家20多个房间的客栈。他告诉记者,自己的生意经就是和客人交朋友。因为是本地人,王柏的服务有很多优势,比如对当地的风物认得清楚说得明白,带客人出去玩得深入;亲戚朋友多,一呼百应,旅客的需求很容易满足。 

林登认为,目前乡村旅游对外来项目的环保评价越来越重视,但从社会和文化维度,如何和当地有机融合“打成一片”,而不是对当地造成冲击和破坏,还尚未引起足够重视。 

“创新之门”—— 破解“痛点”才能行稳致远 

支撑松赞集团快速发展的,除了宾至如归的淳朴服务,关键在于其独特的旅游产品——“卖房间+卖线路”。松赞集团对客人实行一揽子服务,一个旅行管家和一辆专车全程陪同,一路住松赞的酒店,让游客在饱览滇西北最佳风景的同时,可以体验做豆腐、制作传统木碗等当地民族文化,打包产品还设计了野外徒步后藏式野餐,产品价格也不菲。白马多吉坦陈,恰恰是“旅游增值服务”的部分,贡献了集团利润的大头。 

产品创新是一面,对乡村客栈来说,制度创新解决后顾之忧同样重要。无恒产者无恒心,乡村客栈对外来经营者来说,“房子不是自己的”始终是块心病。杨清清介绍,比如你签20年租房合同,一晃5年过去又该交房租了,才发现经营还没上轨道。“这是造成行业浮躁、经营行为短期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她说。 

针对投资者的这个“心病”,腾冲市借鉴浙江德清做法,推出“产权建设用地+不改变土地性质的配套用地招商”政策:在界头镇拿出近300亩地,采取依托村庄“点状供应”政策,让民宿投资者拥有40年产权。项目根据客栈个性需求,量身定制。据悉,这项制度创新的落地工程“云水兮项目”已封顶,第一批乡村客栈即将投入运营。 

“乡村旅游的痛点,恰恰是行业需要创新突破之处,客栈除了靠风景也要靠发展环境,哪个地方能把共性问题解决好,哪里就能在未来占到先机。”白马多吉说。 (据《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