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一台老电视机

发布于:2018-09-13 11:45   作者:张文锋   来源:农业科技报

老家阁楼的角落里静静地摆放着一台老电视机,上面遮盖着的布罩也蒙上了一层灰尘。这是一台生产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井冈山”牌14吋黑白电视机。 

小时候,老家没有通电,日常照明的灯具就是一盏煤油灯,闪烁着微弱的火光。没有电,人们的精神生活极度匮乏,大多数家庭唯一的电器就是一台收音机,可以收听到一些时政新闻、评书一类的节目,就这些充实着人们枯燥无味的农家生活。 

我第一次看电视是读初二那一年,当时适逢热播电视剧《西游记》,村子里二顺家从大理石厂借来的一台电视机,轰动了整个村子。想看电视没有电,怎么办?用电池。于是各家各户取出手电筒里的电池,电量不够,怎么办?人们热情高涨,买空了村里小卖部的所有电池。 

经过一番捣鼓,电视总算开始放映了。那天傍晚,二顺家门前的院子里挤满了男女老少。电视机放映的瞬间,大家屏息凝视,看着那精彩的画面,激动不已。可惜好景不长,随着电池的耗尽,画面渐渐变得模糊,最终一团漆黑,优美的旋律也戛然而止。于是,在人们的一片叹息声中,我也就结束了第一次看电视的经历。 

改革开放后,农村富余劳力南下广东沿海地区务工创业,我们村子好多人走出了大山到外面淘金,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与此同时,在人们的巴望与期盼中,老家也终于通上了电。 

隔壁的和叔家买了一台电视机,是村子里的第一台电视机。到他们家看电视的人特别多,把小小的堂屋挤了个水泄不通。和叔家的凳子根本不够用,没有凳子的人就站着,即便如此,大家也看得津津有味。 

去别人家看电视,当然也会发生一些不开心的事,比如小孩子之间因为看电视闹出一些小矛盾,自然而然会导致到大人之间的口角,不过也很容易就化解了,因为山里人家是淳朴、厚道的。 

父亲听说这件事以后,便和祖母商量,我们家也买上一台电视机。但是,仅仅是靠父亲教书那点微薄的工资收入,要买上一台电视机,谈何容易。 

1988年夏天,一家人省吃俭用,又杀了家里养的一头大肥猪,终于买上了梦寐以求的电视机——一台“井冈山”牌14吋的黑白电视机。紧接着,村子里开始出现了第三台、第四台电视机,到别人家看电视的现象才渐渐减少。 

我家的电视机买回来了,一家人喜气洋洋,尤其是我和妹妹,整天围着电视机团团转。为了防尘保持清洁,父亲还找来一块漂亮的花布罩在电视机上。家门口的院子里靠围墙边,竖起来一根高高的竹竿,架上了铝材做成的天线架。唯一遗憾的是当时农村山区的接收信号并不怎么好,屏幕上总是出现好多讨厌的雪花点,往往要经常转动天线架的方向,方可达到最佳的状态。 

每天吃过晚饭,一家人围坐在大饭桌边,边吃饭边看电视,特别开心。白天电视是属于我和妹妹的,往往是两个人争电视频道争得不可开交,直到母亲出来调停为止。晚上的电视机是属于大人的世界,当时播放一部台湾电视剧《星星知我心》,里面的情节博得了祖母以及母亲太多的眼泪。从这部电视剧里,我们也懂得了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真善美。 

这台老电视机伴随我们一家人度过了整整十年的时光。每年大年三十的夜晚,一家人围着火炉,吃着年夜饭看春节联欢晚会的场景,从来不曾从记忆里消失。 

随着父亲、祖母相继离开人世,老电视机也渐渐失去了它的作用。我们离开老家,在城里购置了新房。 

蜗居在城市的角落,回想早年的山村生活,那台见证了时代发展的老电视机,也就彻底退出了我们的视线。只是把曾经美好的以往,以及它给一家人带来的欢笑,留在了过去的时光中,珍藏在我们记忆的深处……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