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农村承包地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将解决

发布于:2019-01-09 22:40

土地确权摸清了承包地的家底 

“这次给我们的土地确权颁证,明确了土地承包经营权归属,保障了承包权利,这就给我们吃上了‘定心丸’。”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镇五一村四组村民唐自安拿到了颁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后高兴地说,现在有了“大红本”,可以放心地流转土地,还可以进行抵押融资,增加财产收入。 

东安县是湖南省第一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试点县。东安县农委副主任石友亮说,列入试点县以来,县里强化政策、队伍、经费“三大保障”,乡镇、村组干部将打印好的基础数据和成果资料发放到农户手中,组织农户进行最终确认和签字盖章,确保人口、地块信息不重复、不遗漏。截至目前,全县基本完成301个行政村、57.22万亩的承包耕地确权登记工作任务。 

从全国来看,土地确权摸清了承包地的家底。按农户与集体签订承包合同记载内容统计,全国农户家庭承包耕地面积约有13亿多亩,全国国土“二调”相应面积超过18亿亩,面积相差5亿亩左右。农业农村部经管总站有关负责人说,通过这次实测,基本解决了承包地地块面积不准的历史遗留问题。特别是西部省区和一些山区,原来承包地账面面积和实际面积出入较大。例如,宁夏回族自治区承包地合同面积为1064万亩,此次确认面积1444万亩,为原来的136%。 

继续用好用活确权成果 

确权登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方面,农民看到新的权属证书管用,有的还可以抵押融资,对确权工作的要求也随之提高。另一方面,农村改革不断深化,确权颁证登记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山东省农业厅负责人说,山东土地确权登记进入后期时,一大难点就是“城中村”“城郊村”“园区村”的土地确权,比如,对于城郊村,能不能确权确股不确地? 

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陈晓华说,农村情况千差万别,改革既要讲全国政策的统一性,又要讲具体措施的差异性。在承包地确权中,既考虑到大多数农村承包地仍是农民重要就业和收入来源的实际,坚持确权确地为主;又考虑到发达地区多数农民已经不再经营承包地的特殊性,允许开展确权确股不确地。 

“按照中央要求,除少数民族边疆地区外,其他省份均应在2018年基本完成承包地确权工作。”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表示,不仅要按期完成确权登记颁证任务,还要推进确权成果应用。目前,各地积极运用确权成果,在推动适度规模经营、发放涉农补贴、解决贷款难等方面取得初步成效。本次试点成果来之不易,为推进承包地三权分置、落实承包期再延长30年政策奠定了基础。下一步,要继续用好用活确权成果,为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承包地有偿退出、互换并地等提供支撑。(据《经济日报》)

 

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