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婶的心愿

发布于:2019-03-15 17:22   作者: 雷子   来源:陕西农村报

“张婶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咯噔一下。 

张婶是我们局包抓帮扶的贫困户,身边只有一个儿子,名叫“碎宝”,已经46岁了,还没有成家。张婶生下碎宝的第二年,丈夫就不辞而别。张婶一个人把碎宝拉扯大。 

后来,村里人发现长大后的碎宝反应迟钝,说话意识也差。到该上学的年纪了,碎宝跟着村里同龄的孩子上了几天学,实在学不下什么,也就不去了。 

为了给碎宝治病,也为了娘俩的生活,家里落得一贫如洗。家里只有两小间土坯房,一间做厨房,一间盘了一个小炕,几十岁的儿子还和老娘挤在一个炕上。一踏过门槛就好像掉进了坑里,屋内的地面比门槛外低了好多。屋顶的一条檩条已经断裂,用一根木头顶着,门和窗子扭曲歪斜,合不上,关不严,里里外外乱糟糟的。 

“这房子随时都有危险,怎么能住人?如果遇到下雨,屋里还不成了水坑!”去年春天,我们第一次到张婶家,看到这些,我不禁心急地对村干部说。 

第二天,我们和村组干部一起请来了工程队,拆除了那摇摇欲倒的两间危房,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张婶家的危房改造。 

到了夏天,张婶家的新房就全部盖好了。三间新屋,一砖到顶,盘了新炕,筑了新灶。搬家那天,我们还为张婶和碎宝置办了全新的被褥床单,放了一串鞭炮,声音特别响亮,乐得张婶不停地擦眼泪。 

随后,我们给碎宝在一个企业联系了做保洁的工作。帮扶队员凑钱给碎宝买了一辆三轮车,鼓励他干完保洁的活,搞一些小搬运创收。这样,一个月下来,碎宝也有近两千元的收入。 

去年冬天的一个双休日,我带上妻子开着车,拉着张婶去镇上转了一天,给张婶买了一身新棉衣和一双新棉鞋。妻子知道年龄大的老人头脚特别怕冷,还给张婶买了纯羊毛线织的帽子和棉袜,又陪着到大浴池洗了个热水澡,还到理发店剪了头发。 

当天,我们把张婶送回来,街坊邻居一下子围了上来不停地夸赞,张婶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气色变好了,更有精神了。 

腊月二十几的一天,我记得已经是小年后了,天空飘着雪花,帮扶队员又到张婶家慰问,给她带了米面油和一箱鲜菜,还帮忙收拾了屋子。办公室小杨还带去了三副春联和一瓶胶水,再三向张婶交代大年三十下午要贴春联。 

临走时,张婶把我拉到一边郑重其事地说:“雷局长,我想过了,过完年就不当贫困户了,你看碎宝现在也能挣钱了,我们自己能行,政府就不要再操心了……”我当时一下语塞,我跟她说,退出贫困户,政府有严格的标准条件和程序,等过完年我再和她详细解释如何退出贫困户。 

可万万没有想到,还没等我细说,张婶就走了。但我想,张婶走时是安详、幸福的!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