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乡歌不老

发布于:2019-04-11 10:12   作者:付力    来源:农业科技报

有一种熟悉的声音回荡耳畔,有一种亲切的旋律萦绕心海,那是故乡生生不息的歌。 

故乡的歌从黄河故道那片偏僻的土坷中孕育、萌芽、开花、结果。她一路坎坷一路辛酸,和我的父老乡亲们相似。故乡的歌虽是土生土长,却也爱憎分明:要么歌颂亲情,要么吟唱丰收,要么渲染恋情,要么表达哀思。春有种豆的歌谣,夏有采莲的小曲,秋有收获的浩歌,冬有欢乐的轻唱。有字词的乡歌已经锤炼了几世几代,那词平实如石磨。无字词的乡歌也记录了荏苒岁月苍桑变幻的历程,那词湮灭在历史黄土地的尘封里,曲调却愈流传愈散发着香椿木似的古香,沁入我们耕种的每一道田畴。 

故乡村庄里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不是人人能歌善舞;能在人前场上引“颈”而唱者,多半为乡民们所崇仰。三十四十的汉子,虽不通韵律或五音不全,媳妇回娘家几日不回,也能唱上一段村戏乡歌排解寂寞。上年纪的老者遇到合心的日子,也能张着那牙口都老了的嘴巴唱几句民谣,唱者心热动容,听者雀跃自得。 

歌袅袅,大风起兮。飞扬的尘土给我带来一种寻求许久的心跳感觉。猛然想到,如果土地与耕牛是我们在世间舞台挥洒心灵的道具,那么乡歌则是我们牵情挂肚的生命风铃。乡歌传递着生命的火把,把历史的薪火燃烧到现实的土地上。 

倾听乡歌,我思绪的翅膀丰盈而红润。跨过时间与地域设置的藩篱,乡歌的温馨时时在心头荡漾。乡歌如酒,愉悦时给我激动,忧伤时给我安宁;乡歌如伴,陪田野上的农人走过春夏秋冬,走过风霜雨雪;乡歌如灯,引我沿着祖先的脚步行走……独步田野,只消有一枝绿柳或一朵草花,也能引发震颤乡歌的音符。乡歌从紫紫胖胖的桑椹枝头飞过,乡歌从母亲哄宝贝的乳尖酿起,乡歌从悠扬的喝牛鞭梢扬起,与盖房打夯的号子、催眠的小调、哭丧的哀曲,和奏成一曲父老乡亲的喜怒哀乐的歌谣。这有词的、无言的乡歌纵横了故乡的整个履历,更踱入时空支点的每一片闪光的截面。 

透过故乡或欢畅或凄惋的乡歌,我体悟到故乡千百来一种不老的精魂。乡歌裹挟着时代烙印于我的父辈乃至我们自已血脉中的那份坚韧,支撑着故乡一年年行进的历史骨骼,滋润着我们一代又一代这片土地上的子子孙孙。 

乡歌不老,我心永远为故乡振动羽翼……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