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寻觅桨声舟影

发布于:2019-04-12 18:33   来源:陕西农村报

  

相隔几程山水,辗转着,我来到烟雨朦胧的江南。 

我寻遍隐没在楼房后的纤细的小河和雪白的石桥,却始终寻不到梦中江南的那抹灵动的倩影。我反复看到的,只是河面上枯黄的落叶和缠绕交错在一起的水草,这完全不是我心中憧憬的梦境。也许是看出我脸上明显的失落,年轻的导游姐姐笑嘻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带你去看真正的江南。” 

车行了几公里,到达了一条江边,得坐船才能到达目的地。我们乘着一条雕花的游轮,顺着江水一路驶向目的地——周庄。这条江实在没什么可看的,只有丛生的芦苇和一座新建的石桥。依稀看到远处是连绵不绝的群山,我心头一动——江南的山是秀美的,看上去是深黛色。 

终于靠岸了,我两三步跳上岸去,迫不及待地穿过长长的石板路。我期待看到,在石板路的另一头,是我心里梦中的江南。转过小店,映入眼帘的,果真是我曾在梦中无数次勾勒和描绘过的美丽的画面。 

一派清亮的绿水环绕着白墙黛瓦的房屋,湖水澄澈而又透亮,那种绿就像是江苏老家院中的小叶女贞新发出的绿芽颜色,青翠而明艳。湖面上还漂浮着油绿的柳枝,它们随着清风在水面上推起一层又一层涟漪,再轻轻地散开。那涟漪好像流动的音符,在空气中扩散,柔美而轻缓。柳树紧靠着白墙黛瓦的房屋。那房屋的墙面白得干净而舒服,一点也不刺眼,与乌黛色的瓦片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这时,只需要画家轻轻地挥笔勾勒,便能透出那份清丽和淡雅。 

这样一幅真正的江南水墨画,没有桥可怎么行?就在那水巷分叉处,架着一座古朴的石桥。石桥上,青白色的石板已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踩踏得十分光滑,不像巷子里的石板路那样坑坑洼洼、高低不齐。石阶旁长着密密的青苔,油绿油绿的,要不是它的颜色更深一些,恐怕就要和那同样油绿的河水融为一体了。 

再细细一看,我发现在那油绿的河水中,有几只欢脱的小鱼。它们在水草和水面上的落叶间穿梭着,轻快而灵动。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们,心生欢喜。 

晚饭后,我们沿着窄而长的巷子一路走着。白天看到的那座石桥下停着几只乌篷船,我们上了船,一位打扮得很有地方特色的船夫划动双桨,细细的船桨在水面上挑起波澜。行程中途,船夫放声歌唱。他唱的是当地的歌谣,我们虽听不懂,但能感受到船夫心中对江南、对自己家乡浓浓的热爱。 

船从几座桥下摇摇晃晃地驶过,缓缓地向前走。前面隐约显现出一个亮点,当船不断靠近时,我们发现是一个小戏台,上面有一位年轻的女子正在“咿咿呀呀”地唱着昆曲。她的声音悠远而绵长,贴着水面清晰地传到了我们的耳边。 

船夫将船停了一会儿,好让我们仔细地聆听。我耐不住这寂寞,边听边四处张望。我看到远处有许多墨色的山尖,整整齐齐的,颇像那山水画中的青山。 

这就是江南的山和水。我转头又看向戏台,忽然回忆起鲁迅先生的《社戏》,那时的情景和此时有几分相似。想着想着,听到身旁的导游姐姐低声念道: 

“银窗下的江南河, 

在暗夜里不知从何处来, 

亦不知往何处去……” 

桨声灯影里,天犹寒,水犹寒,梦里丝竹轻声唱,山是归根山,水是忘情水。我心里对江南的种种想象被印证了,我爱这清丽的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