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城乡新融合提供乡村振兴新动能

发布于:2019-05-25 10:24   来源:新华社

乡村资源盘活有了新办法,生产要素汇聚有了新途径,农村三产融合有了新定位。随着城乡一体化的推进,江西出现了以乡村为推动力的城乡发展要素、产业、市场及人力资源的新型融合,它拓展了乡村发展空间,重塑了城乡融合关系,为乡村振兴提供了新动能。

“小角色”推动城乡互惠大流动

45岁的农民罗会敏近两年陆续在广州、深圳、东莞、南昌等城市开设了近20个社区粮油店,提供就业岗位90多个,员工中既有老家乡亲也有当地城区人口,月工资最高达1.5万元。罗会敏是江西万年县裴梅镇荷桥村人,2015年返乡创业打造了4000多亩生态稻种植基地。十几年前离乡进城务工的他,如今不仅顺畅连接了城乡供需,而且反向为城镇创造新岗位。

以农产品为媒介进城,既开辟了市场空间又开拓了城镇就业岗位,这种城乡新融合打破了过去农村向城市要岗位的单向惯势。在南昌市一处繁华的新区,有一家“古楠村”生鲜农产品连锁超市,鲜活家禽和刚采摘的蔬菜吸引了小区居民。靖安县高湖镇古楠村在省会城市共开设了5家这样的门店,古楠村村支书钟英华介绍,近年来村里发展了有机种植养殖业后,采取进城开设社区门店和推进互联网订制的方式,将销售终端打入城镇,门店中城镇就业人员有10人。

有效定位,让乡村资源在城乡融合中价值凸显。江西明月山风景名胜区温汤镇水口村改变了面貌。通过发展旅游,水口村的土地、房屋和农产品大幅增值,仅用于民宿和农家乐的农房出租年租金,三年间由一栋三千元提高到三四万元,全村人均收入去年增至一万多元。水口村村支书刘平华说:“我们的定位就是做城市的休闲村。”

宜春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易勇波说,农村立足城乡差异确定优势定位、资源价值,谋求融合发展,这是促进城乡资源要素合理流动、构建城乡平等互惠融合发展的重要方式。

“小切口”打开三产融合大路径

在江西铜鼓县大塅镇,坐落着一家“花浒林泉”农场。这个富有田园诗意的名字,蕴涵着经营者的“小心机”和“大计划”。

“它既是农场的名字,也是我们生态农产品的品牌。我们计划以旅游带动农产品加工业发展和农业品牌打造。”2013年,返乡创业青年钟凌云在当地流转土地3000多亩,建设集休闲农庄、种植养殖园、农产品深加工于一体的生态休闲旅游农场。去年农场的旅游项目开始运营,400多亩水果不出果园就地销售一空。

同样计划以农旅结合带动三产融合发展,农夫山泉集团投资约6.6亿元,在赣南脐橙的发源地江西信丰县,打造了集脐橙文旅、科研科普、技术示范等为一体的5000亩“中国赣南脐橙产业园”。

“旅游是个小切口,但对农村三产融合的作用不可忽视。”信丰农夫山泉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李元恩说,当地脐橙有时只卖2元多一斤还出现滞销,现在通过新品种研发、果汁加工等措施,价格卖到18元一斤。目前信丰县正规划借助农夫山泉的脐橙品牌形象和全产业链生产能力,整合农户、土地等生产要素,促进传统脐橙产业转型。

“在城乡融合发展的背景下,要着力推动传统农业、农产品加工业和乡村旅游服务业等三产融合。”信丰果茶局局长王富森说,实现乡村产业的三产融合,将有效提升农业农村发展质量。

“小投入”带来乡村振兴大市场

走进江西南城县株良镇路东村,村主干道两旁密布有100多家餐饮、汽车修理、超市等店铺,以及公安、工商、税务、邮政、电力、农商行等部门和单位的派驻机构。

路东村村支书李国良介绍,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发展校具产业后,村里不断根据产业发展需求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倒逼公共服务水平提升,构建出一个新型“类城镇化”村庄,全村现有5300多名常住人口中,近七成是外县、外省人口。如今的路东村,拥有校具加工个体户120户,相关企业近30家,年产值4000余万元。

过去,城乡鸿沟的体现之一是农村公共服务水平低、基础设施不完善。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城乡间“人地钱”等要素流动交互的新局面也在形成中。

去年,央企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公司在江西抚州市东乡区投资兴建万亩猕猴桃基地,计划将基地产出品纳入公司“一带一路”农产品供应链。目前这个基地不仅完成投资1.6亿元、建园3000亩,还引入了中科院旗下的猕猴桃组培与快繁工厂,建立起全程可追溯体系。

抚州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徐文勤表示,央企、民企把资金和科研、生产、物流、销售等全产业链资源要素带入乡村,有力推进了农村振兴。江西一些地方还尝试以财政小投入撬动社会大资本。赣州市会昌县选取小密乡作为试验区打造现代观光农业产业,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约2亿元,引入多家社会企业投资10.5亿元。

责任编辑:任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