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跨区麦客”开拓“淘金”新市场

发布于:2019-06-12 16:10   来源:农机化导报

又到一年麦熟时。据农业农村部发布数据显示,截至6月2日,全国已收获小麦8061万亩,其中机收面积7404万亩,日机收面积879万亩,当日投入小麦联合收割机17.3万台。其中,四川、湖北冬小麦收获基本结束,河南过三成半,安徽近三成,陕西、江苏过一成,山东日前已经开镰,麦收有序推进。

随着全国各地陆续进入“三夏”大忙时节,也到了“麦客”走四方“淘金”的火热时候。虽然跨区作业市场收缩,但土地流转还在继续发力,适度规模经营仍是未来趋势,加之各地农机保有量存在着不平衡,跨区作业仍是实现农机资源合理调配、提高夏收夏种效率、实现农民增收的重要手段。

竞争激烈,合作社成跨区主体

“今年比往常晚几天才能收割,5月20日我们出发到第一站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在那干了20天。5月30日到达驻马店市新蔡县周边,6月2号回亳州收自家的小麦,10号准备去山东德州。这次合作社一共派出了300多台车,800多人。”安徽省亳州市焦魁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焦魁介绍道。

为了保障麦收质量和机手安全,江苏省徐州市郑大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郑庆华在跨区开始前就忙着给合作社15台联合收割机买保险、送年检。“合作社每年4月份就远赴四川等地,由南向北开展跨区作业。今年,我们一共30多人带着15台机械出门。”老郑告诉记者。

据了解,近年来,我国夏收总体趋势平稳有序,“三夏”农机化生产中最大的亮点在于社会化服务能力的提升,跨区市场成熟发展,农机经纪人、农机合作社是参与跨区机收的骨干力量。“今年,我们派了10个机手先去安徽、江苏、河南收小麦,8月份再去海南、四川收水稻,然后一路往北收割,直到黑龙江水稻收割完成后,再回头南下到浙江,12月份才能回家。”射阳县富丰农机合作社理事长顾正平说道,“辛苦是一定的,但这一趟如果顺利的话,每个机手都能挣上十几万块钱。”

“跨区作业历时长,机具转移路程远,期间会遇到很多困难。有了农机专业合作社、跨区作业队等这些社会化服务组织,就可以保障机手的出行安全,及时解决途中突发事件。”江苏省农业农村厅有关负责人表示,“三夏”期间将为广大机手提供天气、交通、油料供应、机收状态、区域进度、机收价格、作业时间等相关信息,以保障跨区队伍的需求。

近年来,农机跨区作业作为农民增收致富的新增长点,全国各地都推出一系列服务“叠加包”,最大限度地满足跨区作业农机手的需求。如对跨区作业队伍设立绿色通道,提供发牌发证、年检年审、调试检修等“一条龙服务”,还搭建起农机微信平台,机手加入后,可通过微平台实时了解安全生产、检审时间、跨区作业服务等信息,避免农机手没有明确作业场所,造成联合收割机盲目流动。

市场缩水,价格成关键因素

虽然跨区作业为农民增加了部分收入,但近年来跨区机收的效益稳中有降。“在购机补贴政策驱动下,各地联合收割机等农机保有量迅速增加,跨区作业半径缩小,市场竞争激烈,单机作业面积下降。另外人工、租车、食宿等跨区作业成本大幅上升,加之高温酷暑等作业条件艰苦,收益不及预期,机手跨区意愿略有下降。结合近年对参加跨区作业的合作社、服务组织、农机大户等专题调研情况,参加跨区作业的农业机械及人员呈现逐年减少的趋势,就近作业成为了不少机手的选择。”江苏省农业农村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最近下了几场雨,我们的收割机没法下地,只好在合作社里帮农户脱粒,挣点成本钱。”带着机手去苏南地区征战的江苏连云港市海州区其英机械化育插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卞洪其这两天刷朋友圈,晒出了无奈的表情。“这两年农机具趋于饱和,作业成本高了,再遇上雨天,弄不好还亏本。”谈起跨区作业,卞洪其认为跨区作业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挣钱越来越难。“1998年到2005年最红火,单机一年挣十多万元,现在利润空间小了,许多机手都不愿意出去。”谈起跨区的心理价位,卞洪其坦言,“一台机子一年至少要挣回7万元跨区才合算,不然一二十万元的机器,四五年收不回成本,就太不划算了。”

市场研究分析表明,机收作业价格是作业成本、作业时段、小麦产量、供需状况和天气状况等诸多因素综合影响的产物。“从小麦跨区机收组织情况看,4月下旬至5月上旬这个时间段,机手对参加跨区机收增加收入依然抱有较高的预期,长短途跨区作业状况均存在。涉及的省份主要为河北及周边的河南、山东、内蒙古和天津等地,但湖北和安徽市场温度趋降。参加出省作业的以新车为主,近年出省作业的大都是3年内的大喂入量新车。机手为提升作业效率、抢得好收益,普遍采取拼装备、拼喂入量策略。总体来说,作业价格稳定在50—70元之间,但由于人工费持续上涨,出省和省内作业单机效益在下降。”河北省农业机械化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拐点已现,开拓新兴市场

面对跨区作业市场的拐点,如何破解困局,怎么能“跨”得更远,成为各地合作社与机手急需破解的难题。

“与其争夺外面不稳定的市场,还不如抓牢本地市场。我今年也没有亲自带队,留在家里负责合作社的一个新业务——全程综合农事服务。”焦魁说道,近年来,各地合作社摸索出各种服务模式,如农机作业托管服务,实现了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农机作业,规模作业也加快了作业进度、降低了作业成本,实现了政府、农民、合作组织多方受益。焦魁坦言,今年好多人选择留在家乡,看看能不能开拓新市场。

为拓宽经营渠道,顾正平也带领合作社主动参加联耕联种,为农民提供统一物资采购、统一农机作业、统一收费标准等服务,既减少了农民采购良种、农药、肥料等物资成本,又解决了“谁来种地、如何种地”的问题,大受农户欢迎。“抓住联耕联种、土地流转等农业生产规模化经营的机遇,我们还建成了350亩的育供秧基地,从育秧到耕整地、栽插、田间管理、收获、烘干和秸秆还田等全程机械化作业,形成了粮食生产的产前、产中和产后‘一条龙’机械化服务,有效降低了成本,增加了利润。”顾正平还奔赴省内外的粮食主产区,专门成立了市场服务部,对粮食种植面积、当地农机拥有量、作业价格等信息进行调查,并及时做好整理、汇总,统筹确定跨区服务区域,确保作业有市场、有信誉、有效益,为跨区作业增加了“砝码”。

近两年,许多合作社通过自己的努力,拓展了跨区领域,占领新兴作业市场。如今,连云港市赣榆区运河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已经在山东东营实施耕整地作业近6000亩,作业价格为60—70元/亩,作业收入近40万元。(陈斯

 

实习编辑:张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