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荔枝红了

发布于:2019-07-15 15:3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老张六十有五。他有五百五十棵荔枝树,山上四百棵,山下一百五十棵。山上的,缺人手,他顾不上管;山下的,他操心,自己施肥,自己修剪,自己除病虫害。

他站在树下,望着枝丫上挂满的青荔枝。斑驳的阳光透过树隙打在他黝黑的脸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晶莹透亮。他抹了一把汗,背着手,绕树三匝,估摸着这棵树上结了多少荔枝。能有一百多斤。他腾出手,扶了扶挂在树干上的木牌,上面写着——编号:107;品种:桂味;树主:张镜新。还留有他的手机号码。

今年,广州雨水尤其多,影响了荔枝挂果。张镜新的一百五十棵树,去年结了五千斤荔枝,今年估摸只有一千六百斤。去年挣了两万元,不能说亏本,自己的树,自己的力气,农民,吃的就是这饭,但确实不多。

老张在枝叶繁密的荔枝林里转了一大圈。天热,林子里有树荫,但不透风,蝉不知藏在哪里,使劲地叫——它也不累!间或,一两只花蝴蝶盈盈袅袅,在林间调皮地玩耍。老张凑近一棵树,踮起脚,掰开一枝,细细查看,这段时间天气不错,有的荔枝已经见红,微微红,红在青上,青退红进——青褪光了,荔枝就熟了。

隐隐的,老张已经闻到了桂味散发的香气。

桂味,很好听的名字。是荔枝的一个品种,因有桂花味而得名。桂味荔枝土壤适应性强,耐旱,适宜山地种植。

老张是广州市从化区南平村人。这村子,村域七千五百亩,山岭环绕,郁郁苍苍,溪水潺潺,鸟语花香。村里住着二百八十二户人家,有一千一百口人。户户都种荔枝,还种黄皮,青梅,柿子,木瓜。一到夏季,整个村子,都弥漫着果香。

几十年前,老张上山开荒,一个人就开了几十亩地,种了四百棵荔枝树苗。一眨眼,快四十年过去了,山上的荔枝树根深叶茂,山下的荔枝树,也根深叶茂。

回到家,老张翻开电话簿,找出一张名片。他在电话里对那人说,荔枝差不多见红了,可以签合同了。

老张和对方签的是“2019年广州市从化区荔枝树定制采购补充协议书”。对方是一家农旅联盟投资发展公司。农旅,应该就是农村旅游。协议书上写着:甲方向乙方定购的荔枝品种为:流溪桂味十八棵,总产量估算约为一千一百一十斤,荔枝成交价为每斤三十一元,总额为:三万四千四百一十元。其实,这是区里推出的“乡村振兴·美荔定制”平台。前几天,区里还在北京进行推介,想让一颗颗红荔枝离开枝头,裹着桂花的香,飞到首都,让百姓品尝到岭南荔枝的香甜。

往年不是这样。老张自己采摘,自己卖。有单卖,也有批发。去年累得要命,也没挣多少钱。今年,动动嘴皮子,签个协议书,已经签了三万多,还有差不多五百斤,还能挣一万多,加起来差不多有五万块。够他和老伴儿好好花一阵子。

其实,很早,对方就要付定金,但老张没收。自己的树上到底能结多少果子,他心里没数,没数就不能收人家的钱,一旦结不了那么多果子,还得退钱,麻烦。

老张的宅子门口还有一棵黄皮树,结了满树的黄皮。一粒粒黄皮黄嘟嘟的,长得格外饱满。今年的荔枝卖了个好价钱,黄皮他不卖了,自己家里人吃,来来往往的游客,想尝就尝。

那日,我在南平村逗留。午后燠热,索性钻进老张的荔枝树下,享受绿叶浓荫的惬意。间或,天上浓云密布,骤雨来势汹汹,我忙躲进附近的亭子避雨。骤雨初歇,我看见老张忙不迭地跑来,查看他的荔枝树,还好,安然无恙。

青山绿水间,荔枝,就红了。

责任编辑:张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