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心 语(遇见)

发布于:2019-07-31 11:43   作者: 吴昌勇   来源: 人民日报

“媳妇儿灵性,手脚麻利,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会说话呢。”

“两口子从未红过脸,尽管日子苦,但感情和睦。”

“两个娃娃机灵,也懂事得很,屋里的奖状贴满墙哩。”

……

车在山道上回旋,一路上,县里的同志不停地给我们念叨着程良兵的好,一车人耐心倾听,不时发问,迫切希望早点见到这户人家。

程良兵的家在安康市平利县广佛镇柳林子村的半山腰,三间土房坐南朝北,门前正在铺设通组路,房子四周绿树掩映,门口的核桃树树影婆娑。

我们到达时,程良兵的妻子陈梅从东屋探出一张笑脸,稍显拘谨地朝我们点点头,一杯接一杯的热茶很快递到每个人手里。粉色衬衫,牛仔裤,运动鞋,一双亮净的大眼睛装满淳朴和热情。

程良兵急匆匆地回家时,T恤衫被汗水洇湿好大一片,笑容如油彩般饱满。

刚下过雨,知了的歌唱并不热烈,程良兵和陈梅坐在我们对面,始终浅浅地笑着,笑着看我们喝水,笑着看我们向村干部了解情况,笑着看我们竖起的大拇指。

他们是焦点,想说话,但是不能。因为他们是一对聋哑夫妻。他们唯一的表达就是如屋外阳光般的笑容。

程良兵胖嘟嘟的儿子小勇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脸颊,听我们这些到访者说话。偶尔,他会用简单的手语为自己的父母翻译。小家伙很活泼,像一团跳跃的火苗,坐上一会儿便忍不住在屋内屋外奔跑。他牵着我的手,仰起笑脸,“叔叔,我帮家里烤烟咧。”我跟在他身后,走向房子一侧的烤烟炉。他打开炉门,低头朝炉子里望了望,顺手加几块桦树柈子。

姐姐程丽挎着满满一篮猪草,从沟对面跑回来。过去几年,姐弟俩一直由奶奶带着在镇上上学,弟弟二年级,姐姐四年级。十几张大大小小的奖状贴满东屋的半面墙,橙黄,浅粉,烫金,各色各样的奖状,俨然是墙上营造的一个小花圃。

见到程良兵家来这么多人,左邻右舍一下子涌过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他们说,程良兵家的日子是从三年前开始有起色的。

那一年,他家确定为贫困户,也是那一年,他从外地务工回来,镇上帮扶干部找到他,为他建起一个猪栏。这之后,程良兵起早贪黑拼命干,到年底,一栏猪卖了好几万。他们指着对面坡上一大片绿油油的烟田说,程良兵栽种二十多亩地烤烟,十多亩苞谷,养几十只土鸡。农忙季节,程良兵实在忙不过来就请工,管吃管喝,每天一百元的工钱,村里不少劳力都在这儿挣钱呢。

村干部比划出一个“十”字,“十万,去年这个钱是足足的。苞谷烤酒,酒糟喂猪,猪粪肥田,循环到手的都是钱。”

程良兵的母亲不停地重复着,“我儿争气了!”那笑声就像叮咚作响的山泉,很脆很甜。

说话间,程良兵从西屋的酒坛子舀来苞谷烧,陈梅从东屋的厨房里端出刚出锅的腊肉。白色瓷盘里,一块块腊肉红艳艳地淌着油水,像极了一瓣瓣的沙瓤西瓜。屋子里满是朗朗笑声,每个人都为他们的好日子送上祝福,也送上敬意。

在夏日的阳光下,这个朴实本分的庄稼汉子,嘴角微微上扬,食指和中指从鼻根两侧下移至上唇时,握紧拳头,为我们向上跷起大拇指。一旁的儿子从人群里钻出头,给我们翻译说,“好,美好!”

在屋外临别的院场,大家纷纷为程良兵竖起大拇指。所有的语言,在这一刻,都换作心语。

 

实习编辑:于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