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猪肉短缺的消费转移替代:养鸡产业大有可为

——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高玉鹏

发布于:2019-09-20 08:49   作者:李梁愿 陈萍    来源:农业科技报

■专家简介 

  

高玉鹏陕西白水人,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陕西省有突出贡献的专家、陕西省“三五人才”,陕西省家禽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先后兼任畜牧兽医杂志主编,中国家禽学会理事、陕西省畜牧兽医学会副会长、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杨凌综合试验站站长等职。 

长期从事家禽科学的教学、科研与技术推广工作。先后主持和参加国家和省部级科技项目28项,分别在家禽适地良种选养及其高效配套养殖技术、家禽免疫营养技术与方法、规模化家禽健康养殖模式、工艺与技术、家禽良种引进繁育研发等方面获得省部级科技成果奖7项:其中一等奖1项,二等奖5项;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0项,发表科技论文180余篇,其中SCI论文14篇;作为主编出版著作8部。


记者:家禽产业是我国畜牧主导产业之一,您能否首先谈谈目前产业技术发展的主要关注点? 

高玉鹏:我国是家禽养殖大国。蛋鸡约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肉鸡约占世界近20%份额,水禽占世界70%以上份额,足见产业规模之大。可以说,以养鸡为代表的家禽业,已发展成为我国现代畜牧业的标志产业,其配套技术研发、规模化养殖工艺等产业技术链领跑着整个畜牧业的发展。已成为农民增收仅次于养猪业的现代畜牧产业。总结多年来产业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整体看,我国养禽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方略应该定位于“十六字”方针——点状布局、适度规模、标准工艺、健康养殖。其关注的问题一是产业可持续发展最大的威胁不是市场风险,而是不可预知的疫病危害;二是目前家禽产业技术发展的重点不是养殖数量的扩张,更不是以“超大规模”的现代养殖为主要发展模式的技术链辐射,而是以产品质量提升为基点,如何在适度规模标准化养殖为主要模式的技术改进上获得实实在在的提升;这里特别提醒:目前非瘟导致家禽养殖利润期的非正常延长,也可能是养猪业给家禽业挖了一个比较大的坑,这种建立在非瘟基础上的市场“虚假需求”值得引起业界关注。三是家禽养殖的难点不是高新养殖技术或技术产品的缺乏,而是如何在无抗养殖技术链或生物安全体系建设的精准、精细劳动或勤奋工作上下功夫。现代养禽的“智慧”不是看市场产品价格高时期的获利大小,而是看大环境不良、疾病复杂情况下,能否保障家禽健康高效生产的能力。 

记者:近一段时期,猪肉大幅度涨价引起了全社会关注,从畜产品消费转移角度讲,“短平快”式的养鸡业有什么技术路径来弥补猪肉供应的短缺? 

高玉鹏:的确,目前全国上下都很关注“猪”的问题,我认为主要原因是非洲猪瘟导致的猪数量减少的问题,不是环保限养导致“猪圈少”的直接原因。为此,如何健康养猪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非瘟问题没解决,猪的健康保障和快速扩繁困难则很大,猪肉短缺问题还是个谜。作为“短平快”式的养鸡产业,由于其繁殖快,生产效率高,短期内可以快速地、大量生产出营养品质比猪肉更高的鸡肉和鸡蛋,这种优势是畜牧其他产业所不能具备的。其技术路径主要有以下两方面: 

第一,如何多产肉。我国目前肉鸡生产的模式从种鸡存栏与种源繁育上讲,短期内快繁大幅度增加肉品供应难度较大,新的新增50只肉鸡替代一头猪的技术方略:一是“泛817”快速生产鸡肉模式。利用蛋鸡的母系和肉鸡的父系培育的“817”肉鸡,是中国肉鸡生产的“特色模式”,获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以此为技术路径扩展,利用国内高产蛋鸡的母鸡作为“母本”,选择快长型肉种鸡的公鸡作为“父本”,其后代的“杂交鸡”均具备生长发育快的肉鸡特质,2-3个月体重达到3-4kg。肉的品质还比快大型肉鸡好,很受消费者欢迎。我国有10多亿只蛋鸡饲养量,“母本”群体很大,关键是选择合适的父本。可以是常规快大型肉种鸡的父母代父系,也可以选择国内快速型黄羽肉种鸡的父系。这种“肉蛋杂交鸡”尽管比快大型肉鸡长的慢,但肉质好,鸡的适应性强,易饲养,饲养效益显著。二是利用高产蛋鸡的商品代公雏快速肥育的肉鸡生产模式。目前蛋鸡配套系的商品代雏鸡能自别雌雄,公雏一般做为废物处理。我们团队的研究表明,公雏鸡快速肥育5个月左右可达到3-3.5kg,其鸡肉的品质优于快大型肉鸡。这种公雏鸡抗病力强,特别适应于放养生产“高品质的生态鸡肉”,养殖效益十分显著。我国每年有近10亿只的商品代蛋母鸡孵化量,就会有近10亿只的公雏鸡生产量,开发利用这一资源,对缓解市场肉品供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二:如何多产蛋。按照正常的蛋鸡存栏量生产鸡蛋,可以说一旦产蛋鸡数量确定,其整体产蛋量也就基本确定了,这是正常规律。如何寻求在正常鸡数的存栏下延长蛋鸡的利用期限,使其能从正常的一个产蛋年使用期增加到二个产蛋年的技术路径,达到短期内快速增加蛋品供应的目标。这种新技术称为“强制换羽”技术,该技术能使蛋鸡在第一产蛋周期末通过强制换羽,在较短的时间内快速进入第二生理产蛋年,继续高产维持5-6个月,这样不仅大大节约和缩短了青年鸡的培育时间,而且在有限的时段内较快的为市场提供大量的鲜品鸡蛋。该项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一般的饲养条件均可进行,实施几乎没有风险。 

记者:一般来讲,秋季是养殖业较困难的季节,养鸡场(户)应该关注什么? 

高玉鹏:秋季家禽各种病毒病菌十分活跃,业界俗称“黑色养殖季节”。所以,秋季最需要关注的是精细化饲养管理。一是对产蛋鸡群,要关注鸡体质恢复。蛋鸡经历高温的夏季,体质较弱,要调整日粮和饲养管理程序逐渐强化鸡的体质,淘汰寡产鸡,应对多病复杂的环境变化。二是对育成鸡,要关注为产蛋鸡奠基健康和体能的贮备。依据体重标准精准营养,产蛋前精细化免疫,预产期和初产期健康与营养免疫协调实施,平安渡过鸡一生最难、最大的初产生理应激期。三是关注养殖环境温差。鸡的主要疾病都是鸡舍环境温差变大的应激诱因所致,故秋季昼夜温差变大是鸡不安宁的最常见诱因,必须精准应对。四是要关注鸡的肠道健康。秋季鸡的肠道最易于受到病菌污染。俗话讲,现代健康养鸡主要是养肠道,肠道是关乎鸡生产链的关键环节,更何况在无抗养殖背景下,肠道健康维护困难重重。五是关注秋季特征性易发疾病。主要包括育成鸡阶段易发的鸡痘,肠道的球虫或皮肤寄生虫感染,要严格防疫或预防。 

记者:按照您对养鸡产业分析,近期养鸡场(户)在疾病防控上,应关注哪些问题? 

高玉鹏:一是很现实的无抗养殖问题。首先强调鸡蛋中不能有抗生素残留。以此为基点,强调整体养殖技术链效应的提升,而不是某一个环节或某一项技术的应用,其本质就是高效的养鸡生物安全体系全方位建设,在生产上表现为精准养殖。二是要关注鸡滑膜型支原体(MS)疾病。强调把有效的药物预防控制用在疾病危害最关键的“鸡龄”,把握不准,损失难以弥补。三是关注低致病性禽流感和变异型禽流感。近年来,低致病性禽流感由于主观忽视等原因,造成生产损失较大,必须严防。四是关注肠道疾病。特别是在无抗背景下,肠道有害菌的繁殖环境压力变宽松,肠道健康维护的路径和方略必须创新。五是关注呼吸道疾病。呼吸道异常症状的鸡病有病毒性、有细菌性,也有近乎二者之间的支原体疾病,要在抓好疫苗防疫的基础上,关注环境精细管理。要从大环境,包括养殖场外环境、鸡场环境、鸡舍环境等方面三类环境管理齐下,对整个环境链条进行系统性量化管理,才能有效。 

责任编辑:于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