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农”字头照样“大”作为

丰收时节看涉农高校人才在希望的田野

发布于:2019-09-26 09:4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新时代,农村是充满希望的田野,是干事创业的广阔舞台,我国高等农林教育大有可为。希望你们继续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以强农兴农为己任,拿出更多科技成果,培养更多知农爱农新型人才。”习近平总书记2019年9月5日给全国涉农高校的书记校长和专家代表回信,对涉农高校办学方向提出要求,对广大师生予以勉励和期望。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涉农高校以农民急需的技术作为科研方向,把教学课堂搬到田间地头,将高校科技成果和人才优势转化为推动农业农村发展的产业新动能。越来越多的涉农高校毕业生当农业创客,在土壤里淘金。 

农家院里读研究生

仲秋时节,河北省曲周县前衙村2000来亩葡萄地正在褪去鲜绿的外衣。田间,3名身着红装的年轻“农民”往来穿梭,一望无垠的葡萄地尽显生机。

“第一茬葡萄已经收了,如今二茬也要下了,预计今年亩产量有四五千斤。”正在田间忙着土壤取样的“农民”王晓奕说。

王晓奕是2017级中国农业大学植物营养专业硕士研究生。虽然是北京高等院校的研究生,王晓奕的研究生课程却要在远离北京500公里的冀南小村落里完成。

原来,为了培养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农业科技人才,中国农业大学植物营养学科将研究生课堂搬到了农村。

近年来,中国农业大学陆续在曲周县等全国多个地方的农村建起了科技小院。

凡是中国农业大学植物营养学科的专业学位研究生,除了入学后半年学习时间、临近毕业准备论文在位于北京的中国农业大学校园外,几乎有两年时间都在科技小院,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开展研究的同时搞技术推广,零距离、零门槛、零时差、零费用服务农户。

前衙村有着30多年葡萄种植传统。入住小院伊始,王晓奕就和同学们对全村120多块田地进行取样检测和田间管理调研,引进测土配方施肥、滴灌、水肥一体等综合管理技术。他们办夜校、搞观摩,还在前衙科技小院里做了非常直观的模型,对葡萄种植户进行“手把手”培训。

如今,当地农民种植葡萄的肥料投入量减少到了60%-80%,产量反而提高了。

在曲周县,科技小院成为中国农业大学培养学生、推广科技的根据地。已有近500名硕士、博士研究生在这里接受培养、服务农民。

《高等学校乡村振兴科技创新行动计划(2018-2022年)》出台后,全国各高校积极响应。据不完全统计,39所高校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共建设了各类实验站300余个,院士、专家工作站500余个,各类农业推广示范基地和特色产业基地近1400个,服务涉农企业1700余家,示范推广新成果1万余项,新增产值近6000亿元。

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全球气候变化导致极端气象事件频发,这将对农作物带来怎样的影响?在南京农业大学国家信息农业工程技术中心,有一个“上接天气,下接地气”的科研团队。

“我们任务就是明确气候变化对作物生产力的影响。”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朱艳团队联合全球18个国家的47所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科学家,选取全球小麦主产区60个代表性站点,定量评估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分别升高1.5摄氏度和2摄氏度对全球小麦产量的潜在影响。

“智慧农业是一个交叉领域,需要做到‘顶天立地’,上接天气,下接地气,分工协作,融合创新。”朱艳团队研发一套“智慧农业”模型,只要输入品种特性、土壤特征、气候条件、管理措施等参数,就能够准确预测不同种植区的产量和品质。

“农民急需的技术就是我们的科研方向,要多搞雪中送炭的技术,不做锦上添花的文章。”这是全国优秀教师、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李保国生前的科研心得。

近年来,李保国山区开发与林果产业创新团队奔波在各个基地和果农之间,团队最新研发的山区苹果、核桃、红树莓、特色杂果等近自然栽培技术,不仅易于农民操作,而且可以解决农村“用工荒”。

涓流成海,众木成林。全国农业院校的学子将职业生涯与广袤的祖国大地紧密相连,为我国乡村振兴汇聚起磅礴的青春力量。

把根扎在田间地头

水土流失、盐碱化、重金属污染……在“85后”博士姜义亮和博士后沈锋上学的时候,如何给土壤“治病”,成为整日萦绕在他们脑海边的问题。

2016年夏天,与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同学们不同,姜义亮尚未毕业,就与沈锋等3位博士合伙创办了锦华生态技术有限公司,4位“85后”没有选择教师、公务员这些长辈心目中“安稳”的工作,而是当起了“土壤医生”。

姜义亮团队看到“十三五”规划期间我国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马上创业、储备相关技术和人才,迎接市场机遇。

2017年2月,姜义亮团队登上了某电视台举办的创业节目,在节目播出不久后的一个午后,来自山西运城的农户杨可刚,冒着大雪,只凭借从电视节目中获得的名字和学校找到了他。

姜义亮团队根据杨可刚的描述,为土壤做出精准的诊断,解了难题。

在陕西富平经营柿子种植合作社的女青年代倩,曾为要扩大种植规模却遇到土壤问题而烦恼。

经过姜义亮和沈锋等人两年的土壤改良和持续的跟踪服务,50亩原本不适宜种柿子树的土地,现在已经能种活柿子树的树苗。

“国家对土壤问题越来越重视,土壤也越来越需要‘医生’的‘精准医疗’。”沈锋说,“我相信‘美丽中国’这个愿景一定能够实现。”  

(记者孙杰、范世辉、姚友明、陈席元、王昆、王君璐)

责任编辑:梁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