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寒萝卜香

发布于:2021-10-13 09:13   来源:甘肃农民报

摘要:遇到一个辣味重的萝卜,嘴里虽然不住地吸溜着,萝卜还是要吃完的。再后来,吃过好多种腌制的萝卜,四川的辣味萝卜、北方人的咸萝卜、还有酸辣的、酸甜的......

秋末冬初之时,农人们开始忙着收获菜园里的萝卜了,那一个个或滚圆或长棒形,或白色或绿色,或红色的萝卜,愉悦着农人们的眼睛和心情。

萝卜是农人的主菜,尤其是瓜菜代粮的饥饿年代,众多的百姓人家差不多要吃多半年萝卜呢。就是现在人们的生活富裕了,萝卜依然是百姓人家最喜爱的蔬菜,萝卜炖牛肉、萝卜炖排骨自然是令人馋涎欲滴的美食,就是那一碟萝卜皮,一盘萝卜丝,都是佐饭的好菜。如果在寒秋严冬时节,能够咥一顿酥烂的萝卜烩菜,更是好多人求之不得的事呢。

在缺少食物果腹的年代,几乎每一家都有自己的萝卜窖,挖一个半人深的坑,将萝卜倒进去,然后实埋。窖藏的萝卜到了来年的四五月份,都是水灵灵脆甜脆甜的馋人。那时候,每年收获萝卜之后,母亲都要挑选又大又圆,色泽鲜红的萝卜留“菜头”(结菜籽的萝卜),到了春天,就把菜头栽种到地里,三伏天过后就收获了菜籽,如此年年。自己留的菜种,长得大不起苔,汁多味甜,无论生吃还是烩菜,亦或是晒成萝卜干到冬春吃干菜,都是果腹的好东西。

放学回家的路上,肚子饿了,我们就鬼鬼祟祟地溜进人家的萝卜地里,四顾无人,拔一个萝卜仓皇而逃,到了僻静处,捋掉叶子,也不擦泥,嘴里念叨着“一拌萝卜二拌香,三拌萝卜比肉香”的口诀,在石头上用劲一拌,萝卜四分五裂,一人一块,抓在手里就吞食起来。遇到一个辣味重的萝卜,嘴里虽然不住地吸溜着,萝卜还是要吃完的。空腹吃了萝卜,肚子里更难受,有时候还难受的呕吐,可是到了第二天依然偷着吃萝卜。后来,放牛的李大爷告诉我们,空肚子是不能吃生萝卜,因为萝卜生开熟补,生萝卜越吃越饿,难怪肚子里难受呢,为了叫我们记住教训,李大爷还教给我们一句歌诀:“家有万担粮,不可用萝卜下干粮”,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候的萝卜是我们的主要食品,萝卜叶做了酸菜,萝卜被做成各种吃法,解决了我们的饥饿。

我最喜欢吃的还是萝卜烩菜。到了冬月,年猪被杀倒了,母亲把萝卜切成条或者片,开水锅里焯熟,捞到凉水里再漂一会,最后锅里剜一铲猪油,把萝卜片倒进去翻炒一会,倒水煮开,一直煮到萝卜片酥烂,香气四溢,调一股子盐就算好了。那样的烩菜,软烂爽口,滋润肠胃,很是馋人,不小的黑粗瓷老碗,我可以咥三碗。如果萝卜烩菜里有零星的肉片,那就更加刺激我的胃口了。

数年前曾在朋友家吃过腌制的萝卜干,脆爽鲜美,令人贪婪。临了便讨教做法,记住要领,回去给自家也腌制了一坛萝卜干。到时间开坛品尝,竟然和朋友做的不相上下,甚至略有超越,深得家人欢迎,最后竟然有好多亲友相邀,请去为他们腌制萝卜干,落了个“腌的萝卜干好吃得很”的赞誉。再后来,吃过好多种腌制的萝卜,四川的辣味萝卜、北方人的咸萝卜、还有酸辣的、酸甜的......

陇东一带,农家每逢红白喜事,第一顿饭是吃菜汤,就是把萝卜镲成丝焯熟,用荤油翻炒之后做成的烩菜,伴以少量的豆腐条和粉条。这是深受大众欢迎的一顿饭,秋凉冬寒时节,几碗萝卜菜汤下肚,浑身温暖舒坦。只是现在这种润和可口的菜汤已经很不容易吃到了,因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准的提高,再加上在家里过事的麻烦和劳累,大多数人家的红白喜事都定在大大小小的饭店过了,美美地咥一顿萝卜菜汤都成了奢望。

我每次到农贸市场买菜,最爱逗留的地方就是萝卜摊前,看着那些翠绿欲滴,白嫩诱人,鲜红耀眼的萝卜,我心里就会滋生出一种饕餮之徒般的贪婪,恨不得吃尽所有的萝卜。本来家里还有萝卜,看着那新鲜的萝卜难以抵制诱惑,忍不住又会买几斤回去。

萝卜,这种百姓人的蔬菜,不仅仅养育了我的生命,还成就了我的一副好胃,已过知天命之年的我,饮食上生冷不忌,软硬不拘。这不是萝卜的恩赐么!(刘杰)

责任编辑:仵佳伟